Tuesday, April 23, 2013

圭雲 [短篇] 習慣 (微H)

夜晚, 微弱的月光從窗口透入房裏, 本已熟睡的人不知為何醒來, 本想安靜躺著等待再次入眠的到來, 心情一直有些煩躁, 果然不如人意的, 他久久未能入睡.


翻了個身, 看見室友晟敏早已入夢悠遊, 自己只得淡淡的嘆了口氣. 晟敏是不易被吵醒的類型, 所以無數次的翻身對他都沒有半點影響, 直到真的無法忍受輾轉難眠的夜晚, "啪嚓-----" 他打開了房門, 走了出去.


"睡不著真痛苦啊......." 自言自語的哀怨著, 但聲量很小, 因為還有其他人在睡覺, 他搓手搓腳打開冰箱, 拿出牛奶正想往杯子裏倒就聽到另一響開門聲.


"圭賢?" 走出房門的人隨著燈光走到了廚房, 一聲疑問句.


"藝聲哥? 怎麽還沒睡?" 拿著牛奶, 呆呆的看著鐘雲.


"我聽見有聲音就起來了." 是啊, 特別敏感的鐘雲容易被吵醒, 這是眾所皆知的, 所以搞不好從圭賢剛才的開門聲到昵喃再到打開冰箱的聲音鐘雲都聽見了. "你呢? 怎麽不睡?" 鐘雲接著問.


"啊~不知怎麽的醒了然後就睡不了了." 圭賢回答.


鐘雲聽完, 看了看圭賢手中的牛奶, 沒怎麽特別反應的走了過去, "大半夜的, 別喝冰的, 熱熱吧." 說完拿走圭賢手中的牛奶, 小心翼翼的拿了個容器倒出了足夠的分量後, 放到微波裏弄熱.


"哥對我最好了." 毫無預警的, 圭賢也不理會那身影在忙什麽, 一個勁的就從後面給了他鐘雲哥一個熊抱.


"撒嬌?" 鐘雲被抱著, 沒有任何抗拒, 就像理所當然一樣, 只因為一切已習慣.


是啊, 兩人是一對戀人, 就如他們的強爸特媽, 還有那上哪就哪高調的兄弟李赫海, 交往的時間可都不短了, 7年之癢? 在他們之間, 沒那東西.


"好了, 放開, 牛奶好了." 鐘雲寵溺的說著, 一點也不明顯的寵溺.


"不要, 抓住了怎麽能輕易放開?" 圭賢耍賴的說, 其實這嘴就是甜.


"你不放開我怎麽拿牛奶?" 鐘雲轉過頭, 假裝沒好氣的說.


人的頭又不能360度回轉(啥), 本能是夠不著面對面的, 更何況又是被一個比自己高了點兒的身子鎖在懷裏, 可圭賢不擔心, 稍微低點頭就夠上了, 在鐘雲那薄薄的唇上落了一吻, 打斷了鐘雲的話.


"現在可以拿了~" 親完才一臉若無其事的放開懷抱.


"........你自己拿." 怒了? 不是, 只是明明是弟弟卻總簡單的把自己操控在手裏讓鐘雲有些惱, 可無可否認次次都是滲甜入蜜的.


看著轉身走回房的鐘雲, 圭賢趕緊拿了牛奶就跟了過去, 這房間也不是第一次進來了, 有事沒事都愛晃在這兒.


"嗯~好舒服~" 一進了鐘雲的房間, 把牛奶擱在圭賢桌上就往床上倒, 賴著.


"不都是床嗎?" 鐘雲有些無奈的笑, 不多不少不熱不冷的微笑.


看著鐘雲的笑, 圭賢閉上眼睛, 翻身由躺變趴在床上, "不一樣, 這裏有你的味道." 不用敬語, 不喊一聲哥, 就是 "你", "我" 的占有詞, 親密的.


"趕快喝了牛奶睡覺吧." 鐘雲心裏有些開心, 他和圭賢不同, 不太把愛不愛掛在嘴邊, 也不會特別說些情話, 但他並不討厭圭賢這樣.


"哥也喝吧?" 知道自己的情話鐘雲是聽到的, 但那也是真心話, 圭賢乖乖的坐起身, 拿起杯子抿了牛奶.


鐘雲坐到了床邊, 脫掉拖鞋準備上床睡覺了, 也不趕圭賢回房, 因為他知道圭賢是會留下的, 習慣了, "你喝吧." 似有若無的勾了勾嘴角, 躺到了床上.


喝完牛奶, 圭賢把杯子放走, 然後串回了床上, 躺到那個鐘雲預先就空出的位子, 習慣, "哥, 晚安." 伸手摟住了他鐘雲哥.


"晚安." 自然的倚在圭賢的肩窩.


說完晚安, 鐘雲閉起眼就要睡了, 每當圭賢在自己身邊, 自己都比較容易如說, 因為圭賢的體溫讓他安心, 是個可靠的懷抱, 是個習慣了的習慣, 可圭賢似乎不這麽打算的, 本是被鐘雲倚著肩窩, 自己卻挪了身體移動, 側身抱著鐘雲, 把額頭貼在鐘雲的耳邊.


"怎麽了?"


"沒事...哥好香啊..."


"洗髪精的味道呀.."


"我知道, 哥用了三年沒換過."


"喜歡嗎?"


"喜歡, 也習慣了這個味道.."


"該睡了.."


"嗯..." 圭賢應, 可嘴邊呼出的氣都因為姿勢凝到鐘雲的頸窩, 剛喝完熱熱的牛奶, 自然氣息還是溫溫的.


"好癢.." 鐘雲說.


"哥..." 令人熟悉的喚, 本是額頭貼在鐘雲的耳邊, 這下圭賢是把唇貼上了鐘雲的耳.


"你想幹嘛?" 鐘雲沒有動, 但心裏還是想著這下不對勁了.


沒有回答鐘雲, 伸出舌頭就往鐘雲的耳垂輕舔了過去.


"哼嗯..." 換來一聲悶哼, "圭賢, 今晚不行..."


"哥我想要你..." 在耳邊說, 然後給了鐘雲那滑嫩的耳垂一記咬.


"不行.." 又是一句拒絕, 鐘雲終於在圭賢松口的時候挪開了頭.


"哥..." 看著鐘雲的反應, 圭賢可不想再多耗時間了, 一個動作就壓在鐘雲身上, 雙手撐著床, 就是把鐘雲鎖在裏頭.


"你是怎麽了?" 鐘雲沒有躲開圭賢泛著水光的雙眸, 但其實他心裏也知道一二.


一陣沈默, 圭賢埋下了頭, 又是一吻, 強烈的以舌尖去探索鐘雲的口腔, 甚至掃過牙齒, 兩人的舌頭交纏, 鐘雲沒有拒絕, 反倒配合者, 因為他已經從圭賢的眼裏看到了什麽.


終於等到呼吸都亂了節拍, 鐘雲握著小拳頭打了打圭賢的胸, 這才知道放開, "哥....我好愛你..." 帶著絮亂的氣息, 吐露真心話.


"傻瓜..." 此時, 他看見了久違的, 忙內的眼淚.


不輕易哭泣的, 那個堅強的忙內, 平日不像個忙內, 他堅強, 自立, 成熟, 穩重, 雖然偶爾會耍點小調皮, 但無可否認的他是個讓人放心的弟弟, 惹人疼愛的弟弟, 也是他金鐘雲愛著的男人.


不多, 只有那麽一滴從臉頰滑落, 然後又強行忍住了的, 忙內的眼淚. 鐘雲伸出手, 擦掉了那抹淚痕, 挺起身自己吻上了圭賢的唇.


一片混亂, 互相的激情的深吻, 然後被圭賢一件一件的脫掉自己的衣服, 直到片褸不掛, "哈啊...." 被親吻的鎖骨, 被啃咬的頸間, 感受著圭賢在自己身上來回遊走的氣息, 跟自己一樣, 絮亂的氣息.


"啊!!! 啊啊...不....不行...." 圭賢肆無忌憚的*弄自己的分身, 被大掌覆蓋的分身, 那股刺激湧到心頭.


那是本能, 高潮之後就是一陣屬於男性的氣味, 然後圭賢總是那樣, 在自己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利用自己不是太喜歡的液體撫到自己的後庭, "嗯啊!! 哈....哈啊...太! 太....啊!!!" 不管是太快還是太慢, 始終會有一股不舒服和一股快感交錯, 致使呻吟.


"哥...哥不能太大聲哦." 一句無心的話在此時只成了調情話.


"你...你別太...啊!!" 哪來得及反駁? 全身上上下下都被圭賢操控在指掌之中.


"哥真的好美..." 那對鳳眼, 惹人憐愛, 閃著淚光迷茫, 總是讓人誤以為那是一分誘惑, 其實只不過是它太美, 太漂亮, 太讓人入迷.


白皙的肌膚透著汗水, 在微弱的燈光下有些許閃亮, 不太壯碩的身板, 尤其是那雙腿, 多美, 一點一滴都讓人想吃乾抹凈, "啊...圭....圭賢不...不可......" 不管圭賢怎麽對待自己, 鐘雲都有一種與眾不同的魅力, 就是不會嬌情的呻吟.


手指的擴充, 然後瞬間被溫熱的某個東西填滿, 痛, 雖然不是非常, 但還是有些不舒服, 直到圭賢在自己的後庭進進出出, 兩人纏綿著把白色的被單弄亂, 鐘雲那小爪子擰著被單都不願抓在圭賢身上, 也是習慣, 然後一次又一次, 然後筋疲力盡, 然後圭賢再一次緊緊的抱著自己, 推出了自己的身體.


"你今天太過分了..." 喘息著, 他對圭賢說.


"怎麽了?" 拭去鐘雲額上的汗, 溫柔的落了一吻.


"你今天留下好多印記." 鐘雲說, 可在圭賢的懷抱裏, 他的心還是有無法形容的安寧.


"對不起.." 輕聲細語.


"嗯..." 搖了搖頭, "沒關系." 然後把頭埋到圭賢胸前.


"哥是我的, 知道吧?" 孩子氣, 只不過是在乎而已.


一聲笑, 雙眸也掛上了笑意, "我知道." 怎麽會不知道? 腰間現在肯定有圭賢用力摟抱過的痕跡, 還有圭賢肆意的吸允肯定也留下不少櫻花印記, 這一切不就是占有的證明嗎? "只是兩年, 傻瓜..."


"我等你..." 緊緊相擁, 其實那晚, 再累, 兩人都沒有入睡.



日子來臨在即,
不安無法無天的攀升,
沒有你的日子我該如何?
但或許人生中無數的分離,
只是為了再一次更美好的相見,
我等你,
我的愛,
我的摯愛,
我的最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